欧洲杯夺冠军

考第一后招聘被取消“面试不规范”代价别让考生承担

考第一后招聘被取消,“面试不规范”代价别让考生承担

就算取消招聘是因“面试不规范”,这样的不规范也系招聘方造成,不能将代价转移到考生身上。

当他决心改变一种生活方式的时候,就想好了要找一个爱好,充实自己未来二三十年的“退休”生活。“我小时候就喜欢大自然,跟生物打交道是我内心比较喜欢的。但年纪大了精力有限,我不能搞博物学,要专注在某一类生物上,这样会更深入一些。”

到了秋季,由于早上温度低,鸟儿活跃度下降,基本要在7点左右日出后才会现身。“像现在这种迁徙季末期,我每天出门的时间是7点至7点半之间,这样就能赶上鸟的活跃期。”

他第一次正式观鸟,是在山东荣成烟墩角的天鹅湖。

直到今天,王晓波对于鸟种辨别与确认,仍十分谨慎。“6年下来,我也在全国各地看过了900多种鸟,但涉及小区的新鸟种记录,必须有照片或录音,虽然大部分目标鸟种可以自己识别,为慎重起见还是会让观鸟大咖加持一下。”

他自认为是观鸟人里的拍摄派。“有些人观鸟只拿望远镜,自信靠肉眼就可以辨别鸟种的特征,但我真没这个自信,所以我观鸟一直坚持,不拍清楚,就不算看到。”

草原雕于今年10月和11月三次在小区被记录到,王晓波觉得,这算是他小区观鸟的一个“高光时刻”。“因为草原雕之前在北京市的监测记录中,基本上每年只有一笔,属于北京非常罕见的猛禽。”

招聘单位是公办院校的附属小学,招考机构也是“官方背景”,这么严肃的事业单位公开招聘,说取消就取消,听起来确实匪夷所思。

小区观鸟,对王晓波来说,就像密室寻宝。

一位观鸟大咖告诉他,棕眉柳莺与巨嘴柳莺外形太相似,野外环志时区别的最好办法,是量一量鸟喙厚度,超过三毫米的是巨嘴柳莺,不到三毫米则是棕眉柳莺。但王晓波对此不置可否,有关法规也不允许个人捕捉鸟类。

鉴于此,涉事学校应对受害考生做好善后工作;有关方面也要对此次招聘的程序环节进行倒查,如果有违法违规之处,就严厉追责,真正做到权责统一、责罚相当,不能让公招变成“逗你玩”。

在王晓波记录的小区鸟种中,有的鸟曾四五次在他耳边“亮嗓”,却难以谋面;有的鸟因为外形特征太相似,极难辨别。这些情况下,录音笔就成了他的观鸟“法宝”。

几十年的工作习惯让王晓波深感,“什么都可以骗人,数据不会骗人”。他翻出之前在小区拍的雉鸡和戴胜的照片,建了一个简单的数据库,把小区已有的鸟种和数量填了进去。此后,凡是观鸟,必做记录。

王晓波分析,这是因为与南湖相比,北湖水域大,水位也比较稳定,有供鸟儿栖息和繁殖的水草,湖岸上人工与野生草本结合,给鸟提供了大量的草籽等食物。

今年9月,王晓波还在小区里救助了一只四声杜鹃幼鸟。“这种鸟的幼鸟是巢寄生的。四声杜鹃把蛋下在了灰喜鹊的巢里头,灰喜鹊替它孵蛋,喂养保护幼鸟。”

今年秋季,王晓波第一次在小区记录到了黑鹳、草原雕等“明星鸟”。

有一次,王晓波在小区拍到一只疑似北京平原地区罕见的棕眉柳莺,兴奋地加进了小区鸟种记录。但回家后再仔细看照片,又觉得与小区比较常见的巨嘴柳莺难以区别,王晓波又把它移出了记录。

后来王晓波统计,这次观鸟他一共看到了13种鸟。也正是这次经历让他发现,面对面拍鸟并不是自己的兴趣所在,“我想更多角度地去观察这些野鸟在自然状态下的动作、活动、习性。”

这张“寻宝图”的讲究不少。王晓波说,除了尽量少走重复路,最重要的是,要顺光走。“逆光走,鸟会先看见你,它就会躲,这样能看到的鸟肯定就不太多。顺光走,鸟看不清你,但你能很清楚地看见鸟,拍摄效果也会比较好。”

与南湖相比,小区的北湖显得热闹许多。这里是居留鸟的天地。黑水鸡等常年在这里繁殖,白头鹎喜欢在芦苇上荡秋千,成群的鸫类、灰喜鹊、珠颈斑鸠、麻雀在湖边的草地里觅食。

那是2014年,王晓波决定开启自己的观鸟事业。他说,“零基础,没有引路人。”

复盘此事,涉事学校的有些处理显然不够“讲究”。首先,按理说,教师招聘是件非常严肃的事情,来不得半点马虎。可该小学倒好,把教师招聘搞得犹如“儿戏”一般——笔试、面试成绩都已出来只差公示录用了,突然“悄悄”告知考生招聘取消,连原因都没给,让他们一脸蒙圈,这明显给人“逗你玩”的感觉。

经过一番对比分析,鸟成了王晓波的最佳选项。“考虑到现实,我的这个兴趣爱好不可能完全脱离城市生活。与其他动物相比,鸟类与城市的融合有着先天的优势。之前我也观察到我们小区里非常稳定地生活着雉鸡、戴胜、麻雀等鸟,当时就觉得很神奇。”

王晓波的小区鸟种记录,也增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近日,有考生反映,今年7月30日参加安徽医科大学附属小学的教师公开招聘考试,以笔试、面试第一的成绩进入体检环节,却一直未接到录用通知。就在最终成绩公布两个多月后,10月27日他才接到校方电话,称本次招聘取消。消息一出,引发热议。

也难怪考生质疑、舆论哗然,甚至引发了诸多猜测,不少网友就怀疑,难道是“萝卜没到位,只好填了坑”?

他不怎么追求“鸟片”的美感,更在乎图拍得清不清楚、能不能看出是什么鸟种。这是他观测和记录小区鸟种的重要手段。

“到那第一感觉是壮观,不是天鹅壮观,是拍天鹅的人壮观。”王晓波记得,上千人在岸边架起三脚架,镜头对准水里的天鹅。他觉得别扭,一个人徒步绕到天鹅湖另一边的湿地,发现那里除了天鹅,还有很多当时他基本不认识的鸟。

摸清观鸟的黄金地带后,王晓波的小区观鸟不再依靠固定的线路。比如听到罕见鸟的叫声,他会在附近区域重点观察。“毕竟我的主要目标还是多观察重点目标鸟种,所以把‘新面孔’找出来,是第一任务。”

观鸟的第6个年头,王晓波依然在不断刷新自己的小区鸟种记录。今年截至11月15日,他已经在小区记录到鸟种146种,比去年全年高出24种。

相机、望远镜、录音笔,是王晓波小区观鸟的标配“三件套”。

小区的最佳观测地点,是被芦苇和水草包围的东南湖。“别看南湖水位低,面积小,却是罕见鸟最爱来的地儿。”他说,普通秧鸡、白胸苦恶鸟这些不常见鸟种均有记录,苇莺类、巨嘴柳莺、鹀(wú)类一类的小雀鸟也常常在这里活动,普通朱雀过境的时候,也可能在周边植物上休息觅食。

“以前,黑鹳在北京基本上以家庭为单位,在房山十渡一带停留繁殖。今年,官厅水库也记录到了数量达20只的黑鹳。”王晓波记录到的黑鹳是11月按照鹰隼的迁徙路线飞过小区的。据他猜测,那是一只迁徙的幼鸟。

王晓波又去请教一位研究鸟类声音辨识的专家,辨别两种鸟的叫声。当王晓波再次在小区发现疑似棕眉柳莺时,便赶紧掏出录音笔录下了它的声音,再加上照片辨识,终于确定,这是常见于北京郊外海拔1000米左右山地的棕眉柳莺,一种夏季在北京地区繁殖的夏候鸟。

2015年,王晓波无意中听在北大附中从事自然教育的发小提到,即使像北大附中这种闹市中的“方寸之地”,都有80多种鸟类记录。从区位和自然生境上来看,自己所在小区都优于北大附中。“说不定,在小区里就能观鸟呢。”

从校方后来的解释看,若是因为面试不规范,在哪个环节涉及具体应聘者,经过严格调查取证后,也可以考虑取消相关人员的资格,而非这样一股脑儿取消整个招聘,以至于损害不相干考生的利益。退一步说,就算此次面试存在瑕疵或大问题,确实有非取消不可的特殊原因,也应当执行严格的公开程序,给涉事考生以公平交代,并向社会公示,坦率承认问题。这才是正确的处理方式,也才能让人信服。可就现在看,即便再三被媒体追问,涉事校方也没说清面试到底存在哪种不规范。

在北京城的一个居住小区里,这样的鸟种增速让他感到惊喜,也让他更加坚定这一独特的观鸟之路。他还期待,未来,更多的鸟出现在这个城市里更多的地方。

最新消息是,涉事大学回应称,此次招聘取消并非针对笔试面试成绩第一最终入选的3名考生,而是招聘面试环节上出现了不规范的操作,会影响所有考生考试的公平、公正。目前,该校纪委相关部门正在调查此事。

11月15日早上7点半,王晓波像往常一样背着5公斤重的“大炮”走出家门,先沿着南边的小区步道进行观测。

他成了一名观鸟人。他拍鸟,却不太在意拍得好不好看,看鸟,也不太关心鸟漂不漂亮。“观鸟人的目的,是观察鸟类的生活习性,辨别记录鸟种变化。”王晓波说。

说到底,招聘随便取消,损害了应聘者的权益,是对求职者前途的耽误。就算是因“面试不规范”,这样的不规范也系招聘方造成,不能将代价转移到考生身上。

“半路出家”的王晓波,认识的鸟种屈指可数。刚开始观鸟时,他识鸟全靠购买工具书,翻阅图鉴,网上查。逐渐地认识一些鸟友,他开始向观鸟大咖们请教。

但更多时候,王晓波在与小区里的“老朋友”们打交道。

他所在的小区位于北京城中轴线上,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正北约8公里,面积0.33平方公里。小区里原有的南北两个大湖区域和西北部住宅之间的“魔术林”(因有合适的栖息场所而鸟类集中的树林),是王晓波考察出来的黄金观鸟区域。

刚开始在小区观鸟的时候,为了充分调查鸟儿在小区内的分布情况,王晓波画了一张总长约4公里的鸟类调查样线图。

首先出现在镜头里的,是小区十大常见鸟之一灰椋鸟。“灰椋鸟脸上有点杂白斑,嘴是尖尖的偏橘红色的,吃草籽为主,喜欢在树干上待着睡觉,也喜欢跟灰喜鹊、珠颈斑鸠混在一起觅食。”王晓波说,到秋冬季,小区里集群的灰椋鸟数量能达到60只左右。

其次,“面试不规范”到底是哪里不规范?能否整改后重新组织面试?是否必须得取消整个招聘?这些问题也需要得到解答。

据王晓波观察,小区观鸟的时间也很有讲究。“在我们小区,观鸟最黄金的季节是春季,春季最佳时间是早上,越早越好。”王晓波记得,去年记录的小区第一个“百猛日”,第一只凤头蜂鹰飞过的时间就是5点35分。

“年轻的观鸟人可能会记得一只鸟身上的很多细节,但我这种年纪比较大的人,记忆力不行,只能记鸟的主要特征,但这也足以判断出大的类别了。”至于主要特征极其相似的鸟种,王晓波的方法是先拍照,尽量拍侧面的能看出细微差别的照片,有些需要录下鸟的叫声,再上网查询或请教专业人士进行比对。

小区观鸟如“密室寻宝”

“明星鸟”和“老朋友”

50岁那年,王晓波决定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。

前一天早晨,王晓波还在南湖看见一只白腰草鹬。“这种属于鸻鹬(héng yù)类的鸟对水深的要求很高,水深了不行,只愿意来这种小水坑觅食;在颐和园昆明湖那种水深的大水面反而很难见到。”

“半路出家”的观鸟人

刷新记录的成就感,让王晓波对这些罕见鸟出现的时刻记忆尤为清晰,详细到哪一天哪一刻,有多少只,如何迁徙与停留。

小区0.33平方公里的范围,是王晓波6年来固定的观鸟“宝地”。到目前为止,他在小区记录到的鸟种已达174种,今年新增36种。大鸨(bǎo)、黑鹳(guàn)、草原雕等国家保护动物,被他称为小区的“明星鸟”。白头鹎(bēi)、灰椋(liáng)鸟、灰喜鹊、乌鸫(dōng)等,则是小区的“老住户”。

其实,50岁之前,王晓波从来没认真看过鸟。他一直是一个忙碌的上班族,在IT行业从事了十几年的销售管理工作,习惯用数据和表格打理事情。